首页 >> 法律资讯 >>刑事辩护 >> 刑事辩护的技巧及案例分析
详细内容

刑事辩护的技巧及案例分析

一、要善于准确归纳并找出辩护的法定理由。
二、不要忽视对被告有利的酌定情节。
三、要敢辩、善辩和明辩。
四、切忌歪辩、乱辩和错辩。
五、律师辩护应尊重委托人或被告意见。

案例分析

编辑
一、被告人:李三,男,1987年1月19日出生,2002年10月12日因抢劫罪被XX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2004年5月5日因涉嫌抢劫被模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7日经模拟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被告人:阎四,男,1987年4月30日出生,2004年5月5日因涉嫌抢劫被模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7日经模拟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被告人:史五,男,1985年12月20日出生,2004年5月12日主动到模拟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同日因涉嫌抢劫被模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5月27日经模拟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被告人李三、阎四、史五抢劫一案,由模拟市公安局侦查终结,2004年8月7日移送我院审查起诉。经审查因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分别于2004年8月21日、2004年11月29日两次退回模拟市公安局补充侦查,2005年1月29日该局补充侦查完毕后重报我院。经审查查明:2004年4月29日,被告人李三、阎四在XX市火车站与被告人史五及杨六(另案处理)相识,因无钱回家,被告人阎四提议到XX市等地抢劫或者盗窃作案。三被告人和杨六便一同到XX等地,抢劫、盗窃未果,被告人阎四在XX市购买了一把菜刀。同年5月2日,三被告人和杨六乘车回到模拟市,在模拟市呼啸歌厅饮酒后,被告人李三、阎四共同预谋抢劫出租车,并进行分工,之后被告人阎四在模拟市租乘受害人驾驶的一辆出租车,并声称去模拟市c村,被告人李三、史五及杨六相继坐上车,当车行至c村附近时,被告人李三掏出事先携带的菜刀朝受害人头部猛砍一下,受害人受伤后朝路边的果园跑,被告人阎四追上后将其拽倒在地,被告人李三追上后又持刀朝受害人头部猛砍数下,后被告人阎四开车过来也持刀朝受害人的头、面部猛砍数下,致受害人当场死亡。随后,被告人李三将受害人口袋内几十元现金抢走。之后,二被告人恐吓被告人史五和杨六抬尸体,三被告人和杨六便将受害人尸体装入车后备箱内,由被告人阎四驾车,窜至山区,将受害人的尸体抛弃于路边,并用树枝进行掩盖,将作案时用的菜刀丢弃于沟底。三被告人和杨六驾车返回模拟市途中把出租车车牌卸掉扔到麦地,把出租车标志摘掉放到后备箱内,三被告人和杨六驾车窜至模拟市将车丢弃于胡某门前,后由被告人阎四销赃未果。三被告人及杨六作案后潜逃。案发后,被告人李三、阎四相继被抓获,被告人史五主动到模拟市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交待了自己的罪行。后经法医尸体检验认为:被害人系失血性休克死亡。经模拟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抢劫车辆价值5万元。案发后,该车被追回,由受害人家属认领。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三、阎四,目无国法,胆大妄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持刀采用暴力手段抢劫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且致人死亡,情节恶劣,后果严重。被告人史五帮助他人实施抢劫,构成抢劫,三被告人的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之规定,均构成抢劫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三被告人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李三、阎四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二被告人均系本案主犯。被告人史五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且系被胁迫,案发后能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其系本案从犯,且系胁从犯,同时具有自首情节,对其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李三阎四作案时不满十八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应当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惩处。
二、李辉杀人抢劫死刑判决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不予核准死刑,改判死刑缓期二年。[1] 
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认定出租车司机李辉杀死乘客秦某并且抢走财物,构成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李辉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特别严重,社会危险性极大,且其曾因抢劫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不到一年又实施严重危害社会杀人、抢劫犯罪,具有累犯这一法定从重处罚情节,应依法严惩,故判处死刑。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阶段,李辉委托北京谢通祥律师担任辩护律师,最高人民法院采纳了谢律师的“其妻潘某主动向公安机关提供破案线索及被害人有一定过错,可以作为对李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辩护意见,不予核准死刑发回重审,2010年12月黑龙江省高级法院改判李辉死刑缓刑二年。

刑事辩护典型成功案例

编辑
北京晚报:踢死警察 主犯为何死刑有缓?
踢死警察北京晚报电子版踢死警察北京晚报电子版
三年前,哈尔滨市发生一件大案,警察马某被温珂等人踢打致死。此案一度被当地警方定性为恶势力团伙,主犯温珂也被黑龙江高院判处死刑。不过,在死刑复核阶段,最高人民法院不予核准,并将案件发回重审。最终,温珂被改判为死缓。
踢死警察,又是三进宫的累犯,温珂为何得免一死?记者采访了其死刑复核阶段的代理律师、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通祥
歌厅内警察遇害
2010年1月31日20时许,温珂、黄立明、王松园及其朋友高振东等人在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大街一歌厅娱乐。21时许,温珂、黄立明在歌厅遇到了相识的于涛等人,双方互到对方包房敬酒寒暄。
此时,有警察也在歌厅娱乐。黑龙江省高院查明的事实表明,温珂等人在歌厅过道时,警察马某从卫生间出来,欲返回与同事聚会的包房。因黄立明踩了马某的脚,马某对黄立明说:“你踩到我的脚了。”黄立明不满,对马某说:“踩你脚咋地?”站在黄立明身边的温珂上前猛击马某头部一拳,将其打倒。后温珂、黄立明连续猛踢马某头部,王松园也上前连续踢踹马某头、胸部。后温珂摆脱他人劝阻,将马某头部摆正,再次连续踢踹,王松园也再次上前踢踹,黄立明也再次猛踢马某头部一脚后离开。
警察马某因头面部多次受钝性外力作用,在被送往医院抢救过程中死亡。
警察曾忽视同事受伤
当天与马某一起在该歌厅203包房内唱歌的,还有他的7名同事。然而,可能是歌声嘹亮,发生在过道的嘈杂并未引起这些同事的注意。甚至有的警察看见有人倒在过道的地上,也当作醉鬼而视而不见,完全没想到是自己的同事。
警察陈某作证说,他和同事吴某在走廊男洗手间与203包房中间处看见有个男的倒在地上,他以为有人喝多了,没有理会就回包房了。后来他听韩某说马某被人打了,出去才看见马某倒在另一个包房的沙发上,他们把马某送到医院,大夫说马某已经死亡。
韩某作证说,在马某去卫生间约10分钟后,他看见当地派出所有两名警察出警,过去一问,民警说有人报案,这时他才发现马某躺在对面一包间沙发上,鼻子出血,闭着双眼。他和同事把马某送到医院,但马某已经死亡。
对温珂等人的抓捕过程颇有戏剧性。温珂等人在殴打完马某后,去外边一饭店吃饭,当得知歌厅聚集了一帮人后,温珂以为是对方来打架,就从饭店抢了一把菜刀,和黄立明等人坐车去歌厅。结果进去一看,里边都是警察。警察在抓捕温珂时,温珂等人和警察撕扯,甚至在警察把温珂押到警车里时,还有其同伙拉开车门欲“营救”温珂,后警方朝天鸣枪,才镇住这些人。
“三进宫”累犯一审获死刑
温珂今年26岁,哈尔滨市人,初中文化。早在2003年,当时尚是未成年人的他就因故意伤害罪而被处缓刑。到2009年8月,温珂又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一审认为,温珂与黄立明、王松园因琐事踢打马某,致马某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此外,温珂还在另外两起案件中殴打他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温珂杀人罪行极其严重,且系累犯,应从重处罚。根据温珂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该院判处温珂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温珂提出上诉后,黑龙江省高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并报最高院复核。此后,温珂家人找到了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的谢通祥律师,请他担任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人。
找法条激辩不该死
“全面了解案情后,我认为,温珂属于不必立即执行死刑的人。”曾多次在死刑复核阶段成功辩护的谢通祥律师提出了几点争议,并向最高院法官提交书面辩护意见。
首先,温珂的父母代温珂给被害人家属积极赔偿了50万元,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并且得到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达成了谅解书,被害人家属也积极要求法院从轻处罚温珂。如果核准了死刑,被害人家属得不到赔偿,不利于社会稳定。
其次,温珂没有涉黑,也不是黑老大,他和几个朋友都是临时聚在一起玩,根本不是恶势力团伙。他们喝多了酒,偶尔并且恰巧遇上了被害人马某,马某虽然是警察,但是案发当时马某不是执行公务。双方在没有任何预谋的前提下临时发生口角,只能按照一般刑事案件处理。温珂与被害人无冤无仇,就是喝酒喝多了,发生口角后才殴打被害人,其主观上无杀人故意,因此定性为故意杀人罪属于罪名错误,应处以故意伤害罪。
此外,警方在歌厅抓捕温珂时,温珂当场指认其他被告人,警察当场抓捕了温珂指认的人,应该对温珂参照立功处理。到案后,温珂具有积极认罪、悔罪、坦白的行为,依法应从轻处罚。
“还有一点应该引起注意。”谢通祥说,致命伤是谁踢的?当时有多人踢踹过马某的头部,而最后踢踹的并不是温珂。谢通祥律师据此认为,马某的死是多人共同施加伤害的结果,不应以温珂的死刑立即执行来偿命。
最高院不予核准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讯问了被告人温珂,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今年8月2日作出刑事裁定书,不予核准死刑,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
最高院认为,温珂所犯故意杀人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又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鉴于此案系多人共同实施加害行为致被害人死亡,温珂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对温珂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因此,最高院不予核准,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
今年10月,黑龙江省高院重审后作出判决,该院认为,温珂被抓获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对其可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温珂所提一审量刑过重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所提温珂具有认罪、悔罪、坦白表现,应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最后,黑龙江省高院决定对温珂缓期两年执行死刑。

技术支持: 奇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